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纯中医

 找回密码
 注册
  • 秉持纯正
  • 辨证论治
  • 敬畏生命
  • 呵护健康
  • 守不住的清贫 (十九)

    发布者: 蒙城郎中 | 发布时间: 2020-6-29 08:37| 查看数: 293| 评论数: 30|帖子模式

    12下一页
           清河市在昱文咨询公司的帮助下,迅速地调整了工业战略发展布局,第一期,龙江县工业园就高效地引入了以台资为主的,计算机和笔记本配套、配件产业链集群,签约入园企业已经达到215家,已经投产和试投产的企业103家,以目前的进度来看,有望在明年年底就能成为全省工业产值最强县。

           市委、市政府、市发改委、市招商局、市工信局、以及市辖各区、县和高新开发区各级领导都很振奋,市委书记李中源也因势利导,提出“年年有发展、三年大发展、五年新超越”的全市发展总目标,提出明年要让全市所有区县工业产值翻一番;力争三年内,所有区县工业产值排名全省县区工业十强;力争五年内,全市工业总产值,超越宁秋市,成为全省工业第一强;同时大力发展旅游和服务业,争取五年内超越省城蓼城市,成为全省财税收入第一强。

            这天李中源听说张昱民来了清河市讲报告,就把原本要去的饭局给推掉了,要单独宴请这个帮他建功的大功臣,于是约张昱民去他在清河市军分区住的地方。

           李中源因为妻子和孩子都一直在省城,也因为从小在省委大院里长大,耳闻目睹了很多官场轶事,知道一个单身男人独自在外工作,在宿舍的选址上面要相当的慎重。很多干部就选择住进了县委招待所或招待宾馆,虽然住宿条件会相对优渥点,但也容易滋生作风问题或是没问题但能传出谣来。所以,李中源从当上县长以后,就一直是选择本地武装部或军分区内居住。无论是在县武装部、还是到了市里去市军分区,这些军方的首长还是很欢迎的,因为跟地方领导住一起,划拨经费时会相对容易点。也正是李中源一直如此操作,所以从他做基层干部开始,到现在做市委书记,二十多年的工作期间,从没有任何风言风语关于他男女作风有问题。也没有任何人传说他有受贿的传闻。

            清河市军分区划了一栋单独的小楼给李中源,原本这小楼是军分区司令和政委的小办公楼。后面市里拨了钱,军分区建了新办公楼,这栋小楼就重新装修,原来是打算做为招待所用,但因为新办公楼有临街,新办公楼就另僻了一半做八一宾馆对外营业,也做为一个创收项目。当李中源提出能不能在军分区找间宿舍借住时,军分区欣然同意将这栋小楼全给了他,一楼做会客室,二楼做卧室和办公室。

           李中源早早就让军分区派给他,专为他服务的勤务员在军分区门岗等候张昱民。张昱民一来,就领着去小楼。张昱民是第一次到清河市军分区,也可以说是第一次进入军队大院,路过操场见到一些士兵在跑步喊操,还是觉得挺新鲜的。到了小楼前,勤务员按了门铃,看李中源出来,报告一声,说这就去八一宾馆取菜,转身小跑而去。

          李中源把张昱民让进了屋子,关上门后,张昱民才发现这楼的隔音做的相当好,外面士兵们的跑步声和喊操声,里面一点都听不到。“哇!这隔音做的真好。”

           “对,所有的玻璃窗和门,还有墙都是做了隔音处理的,原来就是军分区的司令和政委的办公室,说是按军方保密标准要求做的。我们普通的房子,里面有人说话,间谍只要用个声波雷达在几百米或一公里外对着,就能听出屋子里的人说了些什么。”

            “这么先进?只有美国有吧?”

             “高科技对抗,应该是有反制能力的,就更选进。据他们部队的说是,我们国家的雷达、微波等方面技术,现在不但超越了美国,并且形成了代差,而且我们还在不断进步。”

             “哦!唉,军分区司令和政委,在部队里是个什么级别?”

             “军衔是大校,级别相当于师长。如果转业到地方,可以任地市级的副职党政领导,不过现在他们这个级别的,如果晋升不了将军,就会选择退休,因为年纪也差不多了,就算是转业到地方,也就工作两三年就得到龄退休,或直接就进人大政协做个办公室的主任,虽然转业的会多三十来万的转业费,但对于快退体的人来说,那点儿钱,不如在部队里一直享受待遇,就是死了,部队里还能继续照顾配偶。地方上,不是副省部级以上领导的配偶,是享受不到这样的待遇的。”

            “哦,那也是,一个老太太有个病啊、痛啊什么的,一年住院费用可能也不止三十万。”

            “听说你女儿准备嫁给梁文瑛的儿子丁岩啊,摆酒时,可一定要通知我。”

            “哈哈,这消息你也能听到。梁文瑛的意思是,不大办,两家合一起办,你与她的关系,她应该会通知你。”

            “我爱人在蓼城大学组织人事部工作,梁文瑛帮你女儿从蓼城师院调到蓼城大学,在走手续时,刚好碰到我爱人,两人就聊了起来。我回家时,我爱人跟我说起。”

           “哈哈,这世界还真是小。是丁为民给出的主意,梁文瑛在省里上上下下人头都熟,就她一个人上上下下的跑。”

            这时勤务员在门口按了门铃,李中源起身开门,让勤务员把酒菜端进来,等他出门后,招呼张昱民来餐桌前就坐,把两瓶酒酒瓶打开,递了一瓶过去,坐下来说:“难怪!有丁为民出主意,能出这一妙招,那就不奇怪了。”

             “你和丁为民关系很熟?”

           “很熟了!也共事过很长一阵子。我跟他其实是省里同一批重点培养的干部,是同一期的省青干培训班同学,也是同一期中央党校青干班学员。同一年,到龙江县当乡党委书记,我在荷塘乡,他在三清乡,两个乡是紧邻的,交往有二十多年了,那时他跟梁文瑛还没离婚,我又是梁文瑛玩的最好的同学,所以两人在党校也住一个房间,那时就常戏称他为姐夫。”

           “看来你们还真是相熟。我跟丁为民没什么私人关系,就工作上有接触几次,也从没有过单独的交流。知道他是梁文瑛的前夫,也风闻一些省里领导和群众对他的一些评价。”

           “丁为民,他的能力很强,特别是对政策的研究和对上级领导讲话的精神的领会上面,很值得我学习。他是我们同期干部中,最快进步为正厅的,也是目前我们同期干部中唯一一个副省部级的干部,他的政治意识和政治敏感方面,明显比我们要高一层次。”

          “哦,我听说梁天江梁老书记对他的评价也很高。”

         “嗯,梁老书记应该是他的伯乐,能娶梁文瑛,应该也是梁老书记做的主。后面跟梁文瑛离了,梁老书记也没对他有微辞,以后很多次组织考评丁为民时,梁老书记都一直只说正面的评价,这种爱护年青干部的境界,太令人佩服了。“

           张昱民笑笑,“爱,一定是会带有管教的。就如同你爱你孩子,你一定会管教他,不让他吸毒啊、赌博啊、淫乱啊等等。就是真正的爱,是会领着你爱的人走正路,而不是任由他沉沦。当然,如果你自己认为吸毒啊、赌博啊、淫乱啊没什么,那你连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是正路,就谈不上你懂得爱了。“

           “哦!有道理,看来梁老书记,是认为男人有点男女作风问题,不是问题。“李中源认可地点点头,接着说,”这丁为民呢,他是学法律专业的,他曾经跟我说,任何法律、规章,只要是人制定的,就一定有漏洞。他说,做领导干部,你要是想做点儿私事,你不能去违规,也不能去为办私事而改规则,你只能去充分发现和利用规则上的漏洞来做你的私事。就比如,他为你女儿调动想出的主意。规则不是他制定的,这规则到现在还有效,还一直在执行中,他所有操作没有违反任何一项规章制度,也没有更改一项规则,而且这规则的制定,他从头到尾都没参与过。所以即使是有人觉得这是不合理的,是走了后门的,但这就不违法,也不违反组织纪律和政治规矩。”

          “是啊,我听到这办法时,就觉得是太厉害了,这空子钻的太绝。”

          “来,喝一口。再跟你说下他的一些风流轶事,哈哈,可能是有真有假,因为在下面做乡党委书记时,常常跟乡村干部们一起聚餐吃饭。我们俩人在的乡,就是相邻的,乡村干部中就有很多是通婚的或联姻的,所以乡干部们吃饭,在酒桌上就会常说起别的乡的领导的一些花边新闻。他刚当乡党委书记,下去的第一年,我还真没听说他有男女作风问题,到了第二年才偶有些风声,不过现在来看,应该是属实的了。”

            李中源给了根烟给张昱民,两人各自点火,李中源接着说:“那女的,我现在也没见过,只是耳闻。当时,那女的是省税专毕业的,在他们乡的财税所做职工,没编制的,归口是县国税局的临时工。就有次乡里面吃饭喝酒,两人就在一起了。按说这女的是归国税的,如果丁为民帮着这女的超额完成征税任务,以这成绩先拿到税务局的事业编,然后再做县税务局中的某个派出部门的领导,任职两到三年事业编副科级或正股级,每年都能出色完成税收任务,再转公务员,只是整个五年到八年的过程中,要在各个部门里调整来、调整去,毕竟税务是条条单位,不归党政部门管,每次调整都要去税务求人,不如就走自己管的了的政府这块。就是这阵子女的还是临时工时期,他如何稳住这女的,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当时乡下就传两人一些花边事儿。过了一年左右,刚好要准备搞人口普查,所以各地要加强计生工作,县里就给了下面各个乡镇一两个政府全民职工指标。他们乡也按县里要求公开召录。大专以上文凭,这女的有;在乡镇全职工作三年以上经验,这女的有。他就让乡里的几个中层干部和乡党委成员做举荐人,大家都明白啊,就这么着,这女的就合法合规地成了有编制的乡镇职工。估计也就是这个时候,这些风言风语就传到梁文瑛耳朵里了,也就差不多这个阶段,两个人就经常是吵,后面吵了两三年,两人就离了婚。”

            两人边吃着菜边抽着烟,李中源又接着说:“他们离婚后,梁老书记也没说什么,在组织培养上面,仍是继续培养他。没多久,他就做了分管工业的副县长了,那女的还在三清乡,只是这三清乡就跟龙江县城隔条河,那时候,那女的就公开每天晚上去丁为民住的地方了。农村嘛,对这些事,大家也就当花边新闻聊聊,自古龙江县在这两性关系上面就很乱,很难说的清这种历史根源是什么。”

          “龙江县是出了名的出美女之地,也听说过一个顺口溜,‘龙江十个女的九个鸡,一个不做要县长批’,据说是这县男人女人都秀气,又穷山恶水,所以只能靠女的卖淫来养家糊口。”张昱民笑着接口说。

          “哈哈,这个是夸张了点。不过龙江女出去卖淫,的确比率上要比别的县高点。我在龙江工作时,知道同事间相互男女关系不清不楚的很多。也有传闻是,男人回家看门口有双男人鞋,问一声屋里男人是谁,就转身去屋里的男人家,跟他老婆睡去。反正是我在龙江工作,如履薄冰,就怕传出有男女作风问题的谣言。”

            “这后面啊,丁为民就跟那女的结婚了,是不是因为那女的有孩子了,我不记得了。他们结婚时,他也没给我发请帖,我也没见过那女的。就听别人说,两人结婚后,丁为民就把那女的安排到三清乡做武装部干事,没多久就做了武装部副部长,这就从全民职工改成了地方性事业编制,走这一步其实也好走,当时政策上也较宽松,很多干部的亲属就这么把全民职工转成了地方性事业编,也是合法合规的。再过了两三年,这女的去读了省人武学校的什么课程,拿了人武文凭,就调到另一个乡做武装部部长,进了乡党委,这就成正科级公务员了,再然后就去了县财政局。后面,丁为民调哪个县、哪个市,那女的就跟着去哪个财政局,左转右挪现在已经是副处级干部。到了省城,就去了蓼城招商银行,招商银行就是市财政局开的嘛,去那做了个董事。就这一整套操作,丁为民能做到任何一次都不违反组织原则,无论谁来查,都查不出问题。”

            “丁为民,后面也就这一个女人啊?社会上的传闻可是很多的啊?”张昱民问道。

           “这个女人,应该算是丁为民跟梁文瑛离婚后,再结婚的女人。他身边的风流事是还挺多的,他也经常提拔一些据说是工作能力不怎么行,但姿色很有几分的女干部。还有一些跟在身边做报道的女记者、女主持人,也风传的厉害。”

           张昱民点了点头说,“很多年来,我是亲耳听过很多省领导对他的评价,还是很高的,基本上对他的工作都很满意,印象都很好。”

           “他的强项是领会上级精神嘛,无论是直接领导还是别的领导,他都能做到让领导满意,特别是领导不好明说的,但有意的,他能明白领导的意图,能高质高量,又不违反原则地把事给办好了。这对我们来说,好难,可对他来说是小事。他把从政做成了一门可观赏的艺术。“

            两人碰了下杯,各人喝了口酒 ,吃了点菜,李中源接着说,”他还有一个厉害之处是特别善于处理一些突发群体事件。前些年中央强调稳定压倒一切,强调维稳。我们这些基层干部,最怕就是辖区内发生群体事件,睡觉都怕红机电话铃响,接起一听是哪儿又有老百姓闹事。他处理这些事很厉害,只要是归他管,或者他是政府首脑或是党委书记,辖内有突发群体事件,他都是自己亲自操作,直接和老百姓面对面谈,他就能把老百姓给说服来。很多官员,又是管控啊、又是强制执法啊、又是到省里、到北京去把上访的群众给抓回来啊,又是网络全面删帖或通过网警抓人啊,反正是越维稳越乱,越做就出的事越大。他呢,就拿着几本法律书,就一个人带个秘书,就走到老百姓那儿跟老百姓说,‘我们现在是要依法治国,不是领导说了算,是法律说了算,对不对,领导和老百姓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我们得看法律怎么说,对不对?’听完老百姓的诉求后,跟老百姓指出,哪条哪条老百姓的要求是不合法的,哪条哪条是合法的,是可以接受的。反正每次都是他跟老百姓面对面的谈,每次就都能谈的拢。很多历史遗留问题,很多原来领导头痛的老上访户,在他手里就全解决了。他去哪儿,哪的维稳经费就可以省下一大块。就这能力,没一个领导不喜欢他的。”

            “说起他学法律的,省委机关里曾经流传过他的一个段子,说他有次骂一个下属,‘我不当官,还能去做律师,你不当官,你能做什么?’”张昱民说完,拿起杯子和李中源杯子碰了下,两人各自喝了。

          “呵呵,这个事,我当时在场。他那时是昌江市委书记,我是常务副市长。昌江化工厂锅炉爆炸了,还好没死人,就伤了几个工人,厂房塌了几间。常委班子开会讨论这安全生产问题,他让组织部长洪林细细列举一下,化工厂还会有哪些安全隐患,洪林吱吱唔唔回答不上来。丁为民就拍桌子了,‘你不是学化工的吗?你的专业知识呢?当了官就忘了本?你官当得好?我不当官了,我还能拿起法律书,跟你们这些官老爷上普法课!我当官这么多年了,我仍可以背出《刑法》条文和《民法》条文。’ 这话虽然是骂洪林,可我们在场的没一个不觉得是在骂自己的。我们谁不早把读书时的专业知识给丢了?大伙儿都红着脸不敢说话。“

           张昱民听了哈哈地笑了,“看来在丁为民手下做事,是很难。“

           “对,他精力特别旺盛,要求又特别高。我跟他算是关系好的,我要没做好什么,他不会当着别人面骂我,但也会在电话里头骂,有时候话也的确很难听。所以我怕我顶不住,找到机会就赶紧回清河市,远离他。哈哈……“

    最新评论

    Day801 发表于 5 天前
    哈哈,这个丁的能力确实很强。估计也正因为对自身业务素质自信,张狂,更惹得别人嫉妒恨。
    我在想,阿川估计也是类似这种性格,得罪人多、称呼人少,使得他在圈子里不太受欢迎。
    蒙城郎中 发表于 5 天前
    Day801 发表于 2020-6-29 09:32
    哈哈,这个丁的能力确实很强。估计也正因为对自身业务素质自信,张狂,更惹得别人嫉妒恨。
    我在想,阿川估 ...

    中国的精英都做公务员了,能从精英中的精英里冲出来的顶尖者,就不是一个"池中物",特别是一些从贫民或贫农子弟成长起来的领导,更是有过人之处。我写的这些人,都有原型,只有加工了,有的可能去了一部分,有的是把别人的一部分加了起进。
    贝贝妈 发表于 5 天前
    这个丁为民挺厉害,还是有真本事的。
    Yili 发表于 5 天前
    丁为民能力强,不过觉得无论工作,还是生活上遇上这种人都会觉得累!机关算尽那种。
    蒙城郎中 发表于 5 天前
    Yili 发表于 2020-6-29 13:50
    丁为民能力强,不过觉得无论工作,还是生活上遇上这种人都会觉得累!机关算尽那种。 ...

    嘿嘿,其实呢,这章里最精华的是对爱、管教、包容、纵容的阐释。

    记得你说过,你家人也说你,对外人就很包容,对自己家人就很紧张。其实呢,是你对家人才是有真正的爱,有爱才会紧张。对外人犯了什么错,犯了什么事,你不是包容,你其实是事不关己的纵容,因为别人家的,怎么个沉沦,怎么个不作不死,都与你无关。

    是这个世界的价值观已经乱了,很多人把纵容别人,当成了"包容"、当成了"有爱心"。

    真正的爱,一定是有管教的,包容是坦然面对他的不对与过错,但同时一定会耐心地教导他重新走回正路,而且他不回头就不放弃,这叫包容,这就是真的爱。即使是夫妻间的爱,也是知道对方滑向错误之处时,是会出言禁止或相劝的,一定不会让对方更为放纵的,能放纵对方胡作非为的,只能是自己的价值观也是错的,或者其实就没有爱。

    纵容是,我知道你错的,我不说,不表态,甚至我很高姿态的说,你有你的自由,这不出于爱,爱一个人是不会希望这人走上死路的。
    Yili 发表于 5 天前
    蒙城郎中 发表于 2020-6-29 15:38
    嘿嘿,其实呢,这章里最精华的是对爱、管教、包容、纵容的阐释。

    记得你说过,你家人也说你,对外人就很 ...

    有道理!"包容是坦然面对他的不对与过错,但同时一定会耐心地教导他重新走回正路",有爱才能包容!
    呵呵!我把郎中的话转达给LG,也让他提高一下觉悟。
    Day801 发表于 5 天前
    蒙城郎中 发表于 2020-6-29 12:06
    中国的精英都做公务员了,能从精英中的精英里冲出来的顶尖者,就不是一个"池中物",特别是一些 ...

    确实遇到过农村出来的特别厉害的人,这种人哪怕是对我很好,我也不喜欢与这类人走得太近,总感觉他们的求生能力过强,功利心重,太精了 。估计是因为我自己属于比较实诚的,还是更喜欢纯粹些的人际交往。



    蒙城郎中 发表于 5 天前
    Yili 发表于 2020-6-29 16:14
    有道理!"包容是坦然面对他的不对与过错,但同时一定会耐心地教导他重新走回正路",有爱才能包容!
    呵呵 ...

    男人的人生价值观,没成年时是妈妈教的,结婚后是老婆教的。所以说,一个家或一个家族能不能出人头地,就看这家或家族的女人有没有智慧。
    蒙城郎中 发表于 5 天前
    Day801 发表于 2020-6-29 17:00
    确实遇到过农村出来的特别厉害的人,这种人哪怕是对我很好,我也不喜欢与这类人走得太近,总感觉他们的求 ...

    也有些人品很正的,江西原来有个省长,就农村子弟,从机关干部一直做到省长,做到全国人大的部门主任,都是为人坦诚,两袖清风。只是多数人不愿跟他交朋友,因为跟他交朋友得不到一点好处。
    大耳兽 发表于 5 天前
    这章又是妥妥的干粮。以前看过一些政治上的事,也好奇中间细节部分是怎么个按“原则” 办出来的。所谓的打擦边球。我这小说当科普书来读了。哈哈。。。。
    大耳兽 发表于 5 天前
    蒙城郎中 发表于 2020-6-29 17:34
    男人的人生价值观,没成年时是妈妈教的,结婚后是老婆教的。所以说,一个家或一个家族能不能 ...

    喔?郎中有没有更好的理论依据啊?:)
    蒙城郎中 发表于 5 天前
    大耳兽 发表于 2020-6-29 18:53
    喔?郎中有没有更好的理论依据啊?:)

    枕头风这个词听过没?

    台湾有个国学大师曾仕强,他的言论:当你有一个儿子,从小不好好教他,就会害了你全家。当你有一个女儿,从小你不好好教她,就会害了别人全家。所以,你跟谁有仇,你就宠坏你的女儿,嫁出去以后,就害了人家全家,大仇就报了。

    他的观点,其实就是古代谚语:娶妻当娶贤,娶妻不贤毁三代。
    大耳兽 发表于 5 天前
    蒙城郎中 发表于 2020-6-29 19:15
    枕头风这个词听过没?

    台湾有个国学大师曾仕强,他的言论:当你有一个儿子,从小不好好教他,就会害了你 ...

    枕头风?平常多用在说某个事情的变化是因为某个女人对男人吹的那个枕头风?感觉有点贬义的色彩啊。不过你这里讲的“娶妻当娶贤”,不禁让我想起【箴言】31里对贤妻的定义。感觉有异曲同工之处喔。
    蒙城郎中 发表于 4 天前
    大耳兽 发表于 2020-6-29 22:30
    枕头风?平常多用在说某个事情的变化是因为某个女人对男人吹的那个枕头风?感觉有点贬义的色彩啊。不过你 ...


    做不好媳妇,婆媳不和;做不好妻子,夫妻不睦;做不好母亲,孩子尽毁;做不好婆婆,婆媳不和。

    三代尽毁。
    Day801 发表于 4 天前
    蒙城郎中 发表于 2020-6-30 09:45
    做不好媳妇,婆媳不和;做不好妻子,夫妻不睦;做不好母亲,孩子尽毁;做不好婆婆,婆媳不和。

    三代尽 ...

    支持郎中说的大方向,属于大概率,也很精辟!
    但现实生活中要复杂得多。遇上不疼惜子女的恶婆婆,贤媳妇也难喘口气;有要求的妻子找了个扶不上墙的没责任心的丈夫,和睦不易;刁蛮心不善的媳妇,婆婆难当;孩子,是不是有些孩子生下来就是带着任务来向父母讨债的,这个还没想得太明白!
    蒙城郎中 发表于 4 天前
    Day801 发表于 2020-6-30 12:37
    支持郎中说的大方向,属于大概率,也很精辟!
    但现实生活中要复杂得多。遇上不疼惜子女的恶婆婆,贤媳妇 ...

    其实只要家人有共同的价值观就没事了。西方,保守的传统价值(犹太传统、老基督教教义传统。)东方,保守传统道德价值观(儒家、道家传统价值观)。

    家乱了的,主要是这家有女人崇尚快钱。精利主义(精致利己主义)是摧毁西方和东方文明的主要原因,因为大家只为自己着想,就没有了求同存异的基础,就会破坏既有的秩序与法度、纲常,所以就乱了。

    东方走向了笑贫不笑娼的盛世,西方从白左走向了白跪,并向白痴的时代勇敢坚定地迈步。

    和宁 发表于 4 天前
    有什么样的父母,配偶,子女都是注定的,我们没的选择。或者貌似有选择,但其实也不是我们的选择。
    蒙城郎中 发表于 4 天前
    和宁 发表于 2020-6-30 14:30
    有什么样的父母,配偶,子女都是注定的,我们没的选择。或者貌似有选择,但其实也不是我们的选择。 ...

    人生观、价值观是可以改变的。而且还是善变的,是可以有选择的,还可以影响家人的。所谓心态的调整,其实就是人生观、价值观的调整。
    和宁 发表于 4 天前
    蒙城郎中 发表于 2020-6-30 14:41
    人生观、价值观是可以改变的。而且还是善变的,是可以有选择的,还可以影响家人的。
    ...

    对配偶,子女可能影响大一些,但是对父母很难呀
    Day801 发表于 4 天前
    本帖最后由 Day801 于 2020-6-30 14:47 编辑
    蒙城郎中 发表于 2020-6-30 13:23
    其实只要家人有共同的价值观就没事了。西方,保守的传统价值(犹太传统、老基督教教义传统。)东方,保守 ...

    矮油! 这么高度精辟的总结, 白左,白跪,白痴!

    我觉得我自己还是挺能包容不同意见的。朋友间对于社会时事评论,意见相对一致的就多聊几句;知道对方看法不一样的就尽量避开话题。我觉得一个社会完全一种声音也不好,要允许别人有不同意见。

    我们家是很传统保守的, 女儿也是在这种环境下长大。我观察到高中后期,她开始向左转了,大学后更甚。最近我们家出现了不少争吵局面。其实我觉得应该是左偏中的,但在几件事情上与她爸爸意见相左很厉害,发生了激烈争论。

    老公之后居然跟我说自己养大的女儿居然持这样的思想,今后是否要继续在财政上支持她 ! 继续支持她往他很反对的意识型态方向发展!


    蒙城郎中 发表于 4 天前
    和宁 发表于 2020-6-30 14:44
    对配偶,子女可能影响大一些,但是对父母很难呀

    呵呵,事在人为呗。有的人改变自己都觉得很难啊。
    和宁 发表于 4 天前
    本帖最后由 和宁 于 2020-6-30 14:49 编辑
    蒙城郎中 发表于 2020-6-30 13:23
    其实只要家人有共同的价值观就没事了。西方,保守的传统价值(犹太传统、老基督教教义传统。)东方,保守 ...

    哪里都不好,咱们这代人的娃未来的日子不好过呀
    蒙城郎中 发表于 4 天前
    Day801 发表于 2020-6-30 14:45
    矮油! 这么高度精辟的总结, 白左,白跪,白痴!

    我觉得我自己还是挺能包容不同意见的。朋友间对于社 ...

    左的,同情弱者和老实人,就更不能破坏法律或鼓励别人去破坏法律,而是要求大家都回归到法律框架内讨论分歧。没有了法律,弱者和老实人会更受欺凌。如果被精利主义者欺骗而去破坏法律、破坏社会秩序,无疑是可悲的。

    左的,要明白,左跪们并不是代表他们利益的,是忽悠他们的,是利用他们来得到自己既得利益的。
    Day801 发表于 4 天前
    蒙城郎中 发表于 2020-6-30 14:54
    左的,同情弱者和老实人,就更不能破坏法律或鼓励别人去破坏法律,而是要求大家都回归到法律框架内讨论分 ...

    完全同意。
    我女儿确实心地善良,很善于同情弱者,特别是在类似于非法移民问题上。
    可悲的是,媒体基本上控制了对时事的报道,她所看到的,听到的,是她说的所谓的和平运动,那些暴力只是很小的比例等等。
    蒙城郎中 发表于 4 天前
    Day801 发表于 2020-6-30 15:00
    完全同意。
    我女儿确实心地善良,很善于同情弱者,特别是在类似于非法移民问题上。
    可悲的是,媒体基本上 ...

    非法移民,前提就非法了。如果一个国家不严格执法,那么这个国家就不是个法制国家。

    左的,就去看一看他们心中的精英,那些左跪们是如何抵制一个国家正常执行法律的,如何带头捣乱社会秩序的,就可以明白,他们以为的这些人是不是跟他们一样的有颗善良的心的,还是为了自己发财有着歹毒的心的。
    大耳兽 发表于 4 天前
    蒙城郎中 发表于 2020-6-30 09:45
    做不好媳妇,婆媳不和;做不好妻子,夫妻不睦;做不好母亲,孩子尽毁;做不好婆婆,婆媳不和。

    三代尽 ...

    天姐说出了我想说的。呵呵,我觉得吧,这几个关系中,首要是夫妻关系,然后是父母和孩子们,再然后才是与双方父母。夫妻三观相近或相同,才能有真正的相爱;夫妻相爱了,这家就和睦了。很多事本来因为各自成长背景不同,经历不同,观点肯定会有分歧。此时双方有共同的原则就非常重要了。所以圣经上说夫妻equally yoked 是关键。

    话说我想起,这个老丈人不管女婿背叛了自己的女儿,还一直提拔。这是怎样一种思想?

    在前某一章丁为民对梁文瑛说一句“ 我知道你永远都不会原谅我。“,当时我还以为这两人接下来会有复合的戏。万万没想到他是做出这样无耻的事。还好意思说这么一句。很好奇作者最后给他安排什么样的结果。“ 步步高升” 还是最终恶有恶报? 那么,当时的梁文瑛为啥还能做到跟他对话,把酒转给他喝?这就是所谓的“ 放过别人才能放过自己”? 或者,她慢慢发现丁为民所做的事情也是事出有因?自己曾经太过强势?

    来来来,剧透~~~~~~
    蒙城郎中 发表于 4 天前
    大耳兽 发表于 2020-6-30 15:21
    天姐说出了我想说的。呵呵,我觉得吧,这几个关系中,首要是夫妻关系,然后是父母和孩子们,再然后才是与 ...

    所以说,你也是跟天姐的女儿一样的,把世界简单的分成了:对与错,沉浸在极端的浪漫主义幻想当中。

    其实,现实生活中是没有对与错的,没有“正义终将彰显”、或是“恶人就是会洪福齐天”。现实生活是很复杂的,得与失、对与错都是很模糊的,生活永远是在苟且和妥协中找到平衡的,就算是看上去的抗争或攻击,其实也是为了更好的苟且与妥协。
    大耳兽 发表于 4 天前
    蒙城郎中 发表于 2020-6-30 15:28
    所以说,你也是跟天姐的女儿一样的,把世界简单的分成了:对与错,沉浸在极端的浪漫主义幻想当中。

    其实 ...

    hm.........好像我是比较极端的一类。但好歹也都这么大把年纪了。也懂得部分的妥协嘛。嘿嘿嘿...... 不过,不可否认你的思想境界要高一层。这“就算是看上去的抗争或攻击,其实也是为了更好的苟且与妥协”,太高深啦~~~~理解不了~~~~~~(咦???我好像在拍mp?)
    蒙城郎中 发表于 4 天前
    大耳兽 发表于 2020-6-30 17:10
    hm.........好像我是比较极端的一类。但好歹也都这么大把年纪了。也懂得部分的妥协嘛。嘿嘿嘿......{:11 ...

    夫妻关系啊,就跟现在的中美关系是一样的。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工业产品生产国,世界上最大的工农产品消费国、世界上最大的资本需求国。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技术标准输出国,世界上最大的资本投资国,世界上最二大工业产品消费国。双方都无法把对方彻底消灭,中国也没意愿扛起全球秩序管理的责任,双方都想在世界上有点儿“威信”,这日子还是要过下去的,苟且凑合着过,那是必然的,这就要双方都要有一定的妥协。外面的人看上去,双方都叫的很厉害,看上去都气势汹汹,其实双方都是在试探着各自能承受的妥协。

    你跟你家泰劳,一定也会吵架。吵架就是为了要掐死他,日子不再过了?不是的,吵架是为了让他多让你一点,他吼,也是为了你多让一点,最终的目的是,日子还是要过下去,吼出来,是为了自己更好的妥协而已,吼出来是为了双方的苟且而已。

    有没有不对吼的夫妻呢?有!要么就两戏精,活给别人家看的,活得可真累。要么呢,就双方不处于一个等次,弱者呢还智商不够,这就只能是受欺负了。就算是这样的,其实也是苟且、妥协。
    12下一页

    手机版|小黑屋|联系邮箱

    GMT-5, 2020-7-4 03:45 , Processed in 0.041228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