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纯中医

 找回密码
 注册
  • 秉持纯正
  • 辨证论治
  • 敬畏生命
  • 呵护健康
  • 守不住的清贫 (二十九)

    发布者: 蒙城郎中 | 发布时间: 2020-7-29 12:32| 查看数: 219| 评论数: 20|帖子模式

          又逢周末,李中源早早的回了家,萌萌趁着周末跟着表姐她们去旅游了,家里就只有李中源和刘茹两人。两人晚饭在小区外面的餐馆随便吃了点,就回家早早洗漱上床。李中源拿着自己的手机,靠床头刷着清河的几个工作群。

         刘茹洗完也上床来,躺下后,跟李中源说:“今天下午金小芹来我办公室找了我。”

          李中源放下手机,侧了头问,“哦?学校对她的问题有什么处理意见?”

         “学校那边暂时还没有什么消息下来,金小芹自己主动找我谈。”

          李中源没有说话,刘茹接着说:“她跟我说,她这阵子反思了一段时间,知道不是我故意要整她,而是她真的原来做事太过出格,以致于整个校党委一致决定要处理她。她提出的看法是,学校抽调财务处和审计处的人员,突然来学院封帐,整个校党委成员里,居然没有一个人给她通气,这说明她所犯的错误,是一个很严重的错误,校党委成员里没一个人愿意为她在这件事上担组织风险。”

          李中源说,“她应该还看不出这个。这阵子她一定是会被愤怒充满的,想不到这么细。应该是她回家哭诉后,家人给的看法,毕竟她的公公也曾经是副省级干部,虽然只是长期在省政协,但也明白一些组织程序。”

           “可能吧,她来我办公室,虽然没对我怒气冲冲的,但也不是那么真心示弱寻求和解的。她只是跟我说,她已经向校党委王书记和校纪检张书记如实交待了自己在担任材料学院院长十来年中,贪污、挪用公款的问题,也主动退了所有赃款。王书记和张书记是让她先安心工作,等待组织上对她的处理意见。她希望,我能从学院党委和学院教工党总支的党组角度,向学校党委提出宽大处理请求建议。这个要求,我当场答应了,我说,我会以学院党委书记的个人名义,也会组织学院党委和学院教工党总支去关于她这个请求,开专题讨论会,以会议记要的形式,向校党委反映,我们学院党委和学院教工党总支还是希望对她及其他几个人宽大处理。”

           李中源说,“对,这个人情是要给的,也必须给,否则反而给人有落井下石的口舌。而且从组织程序和组织规矩上来说,这也是合宜的,基层党组关心、爱护本党组成员或普通党员、普通群众,都是应当的。惩前毖后、治病救人,本就是我们党对待犯错误同志的一贯方针。”

          “数目挺大的,涉及赃款有五百多万,可能还有一些隐形的受贿款没法统计。挺不看好,她会被从轻处理的。”刘茹叹了口气说。

           “赃款多少不是关键。关键是你们这些高校的处级以上干部,是归省委组织部、省委教育工委、省委宣传部干部处和你们学校党委四个部门管理和考核。象出现这么大的问题,你们学校党委一定已经向省委组织部、省委教育工委、省委宣传部干部处、市纪委反应情况了,是在组织内从轻处理,还是交司法机关,要五个部门都统一认识。省委组织部也只是对口高校的处室处理,和省委宣传部干部处一样,然后市纪委的归口也是正处级,都是处长的处理意见。而教育工委是正厅,你们学校校党委是正厅,这就造成了处理意见的复杂性。组织部意见,如果和教育工委不同,就会好难协调。宣传部看上去好象似有似无,但有不同意见,还更不好解决。如果省委组织部长和宣传部长愿意为这件事批文,提出在组织内和校内处理的意见,下面的才好办。纪检这一块,是市纪委,市纪委愿不愿听省委组织部和省委宣传部的,也不好说。你们这一级干部是最复杂的,如果是校领导一级,直接归省委领导了,反而好办。如果低一级,归市委领导了也好办。“

           “你的意思和我的一样,是金小芹一定就会交司法处理的,是吧?“

            “也不一定,就看她公公能不能让省纪委出一个指导意见,哪怕是能请省纪委常务副书记出这个都能解决。然后只要积极退赃、主动坦白交待所有问题,也就能在组织内部解决了。但这个事,得先要让市纪委向上汇报,可这件事,从组织程序的角度来说,市纪委是不需要向上汇报,连市委常委会都不需要汇报,就直接处理的。就看吧,你们学校处理意见来的越晚,反而说明金小芹家人的运作目前还起作用。要很快得出处理意见的可能性很低,最快也得一年,牵涉的部门太多了,牵涉的人员太多了。“

          “看来高校处级干部还是不要违法乱纪的好。太复杂了。“刘茹笑笑,摇了摇头说,说完也拿起手机,翻了个身,背对着李中源刷着。

           “唉!刘书记,你不能这样的,利用完了我,连谢都不谢,就让我热脸对着你冷屁股?“

            刘茹把手机放下,翻过身来,对着李中源眨巴了两下眼:“李副县长,你的意思是想调戏良家妇女吗?“

           “不是想……是要……“


    最新评论

    Day801 发表于 2020-7-29 12:54:58
    贪污其实不划算,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再说心不安、理不德,睡觉也不安稳,不利于养生
    蒙城郎中 发表于 2020-7-29 13:07:21
    Day801 发表于 2020-7-29 12:54
    贪污其实不划算,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再说心不安、理不德,睡觉也不安稳,不利于养生 ...

    喜乐和平安,出自内心的满足。
    Yili 发表于 2020-7-29 13:09:20
    这个金某以前横行嚣张时,她的家里人也不让她收敛一点,这么大的数目,是要杀头的吧!
    蒙城郎中 发表于 2020-7-29 13:11:13
    Yili 发表于 2020-7-29 13:09
    这个金某以前横行嚣张时,她的家里人也不让她收敛一点,这么大的数目,是要杀头的吧! ...

    现在的数目得上亿,才算是大数目。
    Yili 发表于 2020-7-29 13:26:21
    蒙城郎中 发表于 2020-7-29 13:11
    现在的数目得上亿,才算是大数目。

    通货膨胀啊!
    蒙城郎中 发表于 2020-7-29 13:38:19

    经济的高速发展,使得官员面对的诱惑更大,城市基础设施的投资,轻轻松松就是上百亿的项目;高校的下拨科研经费、办公教学经费和院系自有资金,也是一年轻轻松松有几千万在帐上走动。原来在邓的要求下,都搞行政首长负责制,从而导致对领导的监督失控,也造成了贪污腐败的盛行。这几年高校抓了很多,几乎每个学校都抓了一大批,原因就在这。每天看着几千万在手上走,抠一下就几百万在手里了,而且拿手上,谁都不说,什么事都没,甚至很多人就这么光荣退休都没事,就会让更多的人跟风。
    jespere 发表于 2020-7-29 17:36:59
    这惊涛骇浪的,有的人就喜欢玩心跳,心存侥幸。平安是福啊。
    贝贝妈 发表于 2020-7-29 19:17:06
    贪赃五百多万还算是小数目的,真是太黑暗了。
    Hwq 发表于 2020-7-31 00:15:32
    想想北京上海一个小破屋子都得几百万,好像五百万也真就那么回事。
    蒙城郎中 发表于 2020-7-31 06:57:18
    Hwq 发表于 2020-7-31 00:15
    想想北京上海一个小破屋子都得几百万,好像五百万也真就那么回事。

    人性都是黑暗的,在诱惑中,没有监管,就很难守住那份所谓的“清高”。能守住,那是诱惑不够大,诱惑的时机还没到,诱惑时机到了,每个人心里的借口就早已找好,然后心安理得的就做了。
    xhzy101 发表于 2020-7-31 09:11:39
    抵挡诱惑不易, 抵挡攀比也不易 - 同级的官员,同学,都過著富裕滋润的日子,光靠工资肯定是不够的,光靠工资肯定是不够的 … 久而久之, ...
    蒙城郎中 发表于 2020-7-31 09:32:55
    xhzy101 发表于 2020-7-31 09:11
    抵挡诱惑不易, 抵挡攀比也不易 - 同级的官员,同学,都過著富裕滋润的日子,光靠工资肯定是不够的,光靠工 ...

    人很容易就活成了,“要活成别人眼里看为成功的人”。在意自己在别人心中的形象,活着就很累了。
    和宁 发表于 2020-7-31 09:34:54
    可能在那个环境,不贪反而是异类,能守住清高的都修仙了……
    蒙城郎中 发表于 2020-7-31 09:52:34
    和宁 发表于 2020-7-31 09:34
    可能在那个环境,不贪反而是异类,能守住清高的都修仙了……

    官员里也有很多是不贪财的,只贪迷官员级别的、也有的只贪名声(比如利用职权或是影响力去争得长江学者、两院院士、享受国务院津贴级专家名誉称号)。
    和宁 发表于 2020-7-31 10:25:50
    蒙城郎中 发表于 2020-7-31 09:52
    官员里也有很多是不贪财的,只贪迷官员级别的、也有的只贪名声(比如利用职权或是影响力去争得长江学者、 ...

    贪名比贪财要好点吗?还是说差不多?
    蒙城郎中 发表于 2020-7-31 10:50:02
    和宁 发表于 2020-7-31 10:25
    贪名比贪财要好点吗?还是说差不多?

    无论贪什么,都会用自己手中的权力去交换,都会让国家财税上会受到损失。

    比如,有个大学副校长,他分管的工作是学校里的实验器材的添置。他很想得个工程院院士,于是要跟几个审批的老院士们打交道,要输送利益,就安排一个给他们学校提供实验器材的设备商搞定这事。他从没贪学校一分钱,但因为这设备商为他搞定了这事,设置商原来订价100万的器材,变成200万了,他也会批字,其实变相的,就从学校里贪了100万。

    再比如,有个大学副校长,他分管的工作是学校教员的晋级。他很想得个工程院院士,于是要跟几个审批的老院士们打交道,要输送利益,就让刚好在自己学校里任教的老院士的子女,轻松晋升职称,这些人的工资也提高了,科研经费也多了,但学校科研水平并没上来,科研经费又让这些人给占用了,有能力的人又得不到科研经费,科研成果又出不来。其实也是变相的从学校里贪了钱,而且损失大过上面那个分管实验器材的,因为这损失可能会有上亿、甚至是百亿、千亿。
    和宁 发表于 2020-7-31 11:42:26
    蒙城郎中 发表于 2020-7-31 10:50
    无论贪什么,都会用自己手中的权力去交换,都会让国家财税上会受到损失。

    比如,有个大学副校长,他分管 ...

    所以名和利其实是联系在一起的,一个是赤裸裸的钱,一个是有块遮羞布掩饰一下。
    蒙城郎中 发表于 2020-7-31 12:10:54
    和宁 发表于 2020-7-31 11:42
    所以名和利其实是联系在一起的,一个是赤裸裸的钱,一个是有块遮羞布掩饰一下。
    ...

    嘿嘿,所有人都是在为这些身不带来,世不带去的东西,奋斗一生。
    Day801 发表于 6 天前
    蒙城郎中 发表于 2020-7-31 12:10
    嘿嘿,所有人都是在为这些身不带来,世不带去的东西,奋斗一生。
    ...

    除了一个人,一个我认识的郎中。
    蒙城郎中 发表于 6 天前
    Day801 发表于 2020-8-3 15:22
    除了一个人,一个我认识的郎中。

    我也认识,他老婆好惨,女怕嫁错郎。

    手机版|小黑屋|联系邮箱

    GMT-5, 2020-8-9 09:40 , Processed in 0.046521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